当前位置:建材学院  >  陈春花:在疫情中思考管理
协会动态

企业推荐

建材学院

陈春花:在疫情中思考管理

2022-5-14 8:52:40 关键字: 来源:企业管理杂志

陈春花 企业管理杂志 2022-05-06 07:00
作者 | 陈春花
来源 | 春暖花开
陈.jpg

2022年被防疫又一次摁下的暂停键,超乎所有人的意料,也注定以其特殊性被载入史册。

上海,这座最具活力的城市曾一度安静得令人心痛。作为组织管理研究者,我能深切理解特大型城市的管理、再叠加疫情、国情、国际关系诸多要素,其复杂程度和难度难以想象。不过,我希望和大家一起思考难题背后的管理问题。

城市作为有机整体而存在的,各组成部分的相关性与组织性,使得这个巨型系统必须实现“整体大过部分之和”,系统的整体利益才能够贡献于组织目标。哲学早就指出“主体发展到了一定阶段,分裂出自己的对立面,变为了外在的异己的力量,这就是异化”。管理者迫切需要处理好整体与局部的关系,时刻牢记以系统整体利益出发,无论何时都应该明确组织真正的目标是什么,小心避免局部异化,就是避免让局部利益异化走到组织整体目标的对立面。

管理决策的困难之处在于既要面对人,也要面对事。决策效果的关键在于两方面:其一是决策方案是否合理;其二是组织成员接受与支持程度。高层管理者还需要正视另一个重要问题:中层和基层管理者的局限性。一旦涉及到更多的人与事发生冲突时,基层管理者就无法应对复杂性,执行系统会失去其有效性,次生灾难就会此起彼伏。

人类迈进了数字化时代,今天稀缺的不再是信息,而是处理信息的能力。当决策前提条件变化时,需要高层管理者有勇气做出调整,改变既有模式、做出新抉择,如果还固守过去的决策模式或者成功经验,就会为了证明过去的成功而错失未来。对于高层管理者来说,是否有勇气动态调整和应对的决策是巨大挑战,也是智慧体现。

组织行为学研究告诉我们:个体为什么愿意对组织目标做出贡献?主要源于组织与个体都获得了自己的满足感。组织让个体有满足感,个体才愿意去主动协同、实现组织目标。在充满不确定的当下,个人英雄已经不足够,比以往更需要集合智慧、众志成城。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,一直是我党坚持的解决问题的好办法。

数字化时代、信息传播速度快、个体价值诉求多元,管理对象越来越是复杂系统。对于管理者而言,必须竭力超越二元对立论,让自己忠诚于组织的根本目标,化繁就简、求大同存小异、同时推进多个重要任务,协同多个目标的实现,而不是黑白对立、非此即彼。

从工业革命开启至今一两百年间,人类借助于技术,努力构建一个更繁荣,更好的生活;所获得的飞速发展怎么描述都不为过。这的确是一个伟大的时代,日新月异并充满自信,憧憬胜利的欲望填满每一个角落。也正是这自信与欲望,让生活进入到前所未有的快节奏,导致我们限定在一个狭窄的视角。在当下的时空窘迫中,我们内心的需求到底是什么?新技术将要导致的是从未有过的不平等,还是真正实现共同福祉?
      技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大,同时也让我们前所未有地感到胁迫、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和散发而出的未知,世界不再是所熟悉的样子。我们似乎开始由自信转入迷茫。2022被防疫又一次摁下的暂停键,超乎所有人的意料,也注定以其特殊性被载入史册。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时间点吗?不完全是,回答的内容写在2021年新年寄语里,我继续保留这些思考。无论是个体还是人类整体,经由疫情考验之后,终将获得自我与外物的全新认知领悟,我们以此延展生命的维度、重新唤醒身心。

1、相信生活而非憧憬胜利

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们只是热衷于成功与增长。技术公司高歌猛进,万亿美元市值涌现;新独角兽公司,从几十亿到千亿的迅速崛起;科技产品和服务帮助到数十亿人的生活,它们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财富同时也窥见了我们每一个人的“内心”;医学与健康领域的不断发现与创新,帮助了人们延长寿命超过20年,也带了伦理底线挑战。这些显见的成功让人们已经习惯了追求成功,并渴望获得一切的成功。但是,当繁华被按下暂停键,成功要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时,人生的意义在何处?

几千年前,古希腊米利都学派的泰勒士已经在论证等边三角形的两角相等,这些早慧的哲人,在希腊明媚的阳光下生活,为生活而思想,为思想而创造科学。先哲的智慧早已告诉我们,真正的信念并不是憧憬胜利,而是相信生活。所有重大的挑战,往往最能凸显生活的价值,真实生活的质朴纯粹,因其“普遍性”贯穿在整个人类文明发展的历程之中而生生不息。

2、敬畏责任而非崇拜力量
  在新冠病毒之下,再读威尔·杜兰特和阿里尔·杜兰特,“人类历史只是宇宙的一瞬间,而历史的第一个教训就是要学会谦逊。人类的所有记录和成就都会谦卑地复归于千万生灵的历史和视野”。再读时,已经不是共鸣而是忐忑。随着技术让生活更加便捷、空间更加广阔、社会更加繁荣,一个又一个重大发现让人应接不暇时,我们已然对大自然失去敬畏。
今天的技术比以往过去任何时候都强大,如果不能真正基于责任而去运用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我们不能高估人类自己,反而需要更加谨慎和小心。此时,责任,是一个人身份的基点,是一个组织的基点,是人类共同的基点。

信息技术的普及,让大众在更大范围内获得知识、因知识而获得更多的力量、甚至是权力,也必须由此产生更普遍的责任。真正推动人类进步的,从来不是野心家,而是那些值得信任的一代又一代的创造者。他们因责任而明白自己的渺小,他们因责任而深具同理心;他们因责任而去关注美好的事物,并让创造源源不断。是责任使人类代代相传,而不是其他,就如爱因斯坦所言:“外在的强制在某种意义上,只能减轻但不能消除个人的责任。……任何为唤醒和支持个体的道德责任感所做的努力,都是对全人类的重要贡献。”

3、共生成为基本生存方式

新冠让我们透彻感知“竞争”与“合作”的内涵。在科学层面,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与医生进行着令人惊叹的合作。他们共享信息、共享成果、共同研究病毒协同作战、带来全球的曙光。在政治层面,我们看到的刚好相反,争夺资源、各种甩锅、故意散布错误信息、阴谋论满天飞,甚至想科技垄断来获得经济与政治优势......爱因斯坦曾说:“用当初产生问题的同样意识水平,是不能解决该问题的”。

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意识,新的世界观来重塑技术的价值,来理解生存方式。正如我们看到的事实那样,人类所有非凡的进步,并非来自竞争,而是出自于合作。人类得以在万千物种中存在,并非来自人类自身的强大,而是出自于人类与万千物种的关联与共生。科技已经让人类拥有了巨大的能量,我们需要拥有与这巨大能量所匹配的智慧。

4、自我约束并持续学习

未知与冲击让人措手不及,也激发了内在的精神力量,认知自我、不断探索、跟随智慧、从心向善。我们采用全新工作方式、我们探索新的商业模式、我们拓展新的生活社交方式,顽强的自我超越,就是生生不息的力量。我们开始约束自己,我们开始审视过去,我们来叩问内心,寻求回归之路。

在测核酸面前,深感自己的渺小和无知;但是,我们也深知,一切问题的产生并非在技术本身,而在于我们如何明智地使用它们,其核心基石,就是我们是否拥有正直的信仰,自我约束的力量。真正的敌人或许就是人类自己。

几千年前,苏格拉底和孔子都劝诫人要更了解自己,并认知自己的无知。如果不能了解自己,就不能持续拓展空间,生命必然狭窄。如果不能了解自己的无知,就不能持续自我超越,生命必然僵滞。这是自我教育与持续学习的过程。

经历这一轮的洗礼,赋予生命以新的意义,这意义要超越人类自我的狭隘,要赋予技术以人性的光辉,让我们在质朴与平实生活之中,回归常识,回归科学,回归责任,遇见更美的心灵、更好的生活、更温暖的世界。(本文完)

本文仅供交流使用,不做任何商业用途,如有不妥,请联系本站删除!